肖榮 呂立峰 何海燕
  “你是西藏來的朋友吧?”“鄂溫克族只有3萬人!”……9月27日中午,北京國誼賓館餐廳,剛剛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檢察院機關黨委副書記迪木拉提·吾甫爾就熱情地與周圍的代表打起招呼。他們都是國務院第六次表彰的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範個人代表,來自祖國各地,大江南北。
  迪木拉提的普通話說得很不錯,如果單聽聲音不看長相,甚至很難猜到他是個維吾爾族漢子。迪木拉提告訴記者,因為受表彰的事,這幾天他收到了很多不同民族朋友的祝賀,認為他是實至名歸。“但是,我從沒想過要獲得這一榮譽。只有民族團結一家親,我們才能更加進步,中國夢才能早日實現,這是我的態度、理想與信仰,早已融入了靈魂。”
  多民族大院里的深情厚誼
  “你家缺鹽了,到我家拿。我家沒有掃把了,到你家拿。”迪木拉提告訴記者,至今他都還記得小時候生活的那個多民族大院,雖然大家來自不同的民族,但相處得非常融洽,沒有絲毫隔閡。彼時,因為工作忙,大家會互相幫著照看孩子,“我家經常有七八個小孩子,一起寫作業,一起玩耍。我也常常被大人送到郭玉霞姥姥或何光珍姥爺等鄰居家裡,連吃帶住。”郭玉霞和何光珍都是漢族人,“姥姥”、“姥爺”是大家對他們的尊稱。
  窗外陽光和煦。迪木拉提帶著幾分眷戀,一邊回憶老人們對鄰居的關心與幫助,一邊給記者看手機里老人們的照片。“但是,今年3月,姥爺去世了。”在姥爺去世前,迪木拉提每逢佳節和姥爺生日都會親自登門,給姥爺送去最喜歡的禮品,為老人祝壽。在姥爺臨終住院期間,迪木拉提經常守護在老人身邊,陪他聊天。儘管這樣,在得知姥爺去世的第一時間,迪木拉提還是非常難過。追悼會上,迪木拉提誦讀了自己寫的追悼詞,用這種方式和姥爺告別。
  如今,當年的多民族大院早已拆遷,但鄰裡之間的深厚情誼仍在延續。“兒時的小伙伴依舊關係很好,誰家有困難也都要去幫助。”迪木拉提說,無論紅白喜事,他的漢族朋友都不忘邀他赴宴,還請他擔任證婚人或主持人。
  維族爸爸和他的漢族女兒
  如果不是去年的一次偶遇,同事們還不知道迪木拉提有個漢族女兒———李景春。“是女兒,不是養女或乾女兒。”迪木拉提再三強調。
  2005年,經人介紹,在新疆大學讀書的李景春成為迪木拉提兒子的漢語家教。那年寒假,家境貧寒的李景春想留在烏魯木齊打工補貼家用,卻沒有地方住宿。迪木拉提和妻子得知情況後,主動讓她到家裡吃住,併為她配了一把家裡的鑰匙。後來,李景春寫了2萬多字的文章,述說自己和維族爸爸的點點滴滴。
  有一次,一位維族長者在迪木拉提家裡看見了李景春,因而不願留下來吃飯。為此,李景春非常傷心。後來,每次參加家庭聚會或朋友聚餐時,迪木拉提和妻子都會帶上李景春,還專門向別人介紹說:“這是我們的女兒!”
  李景春也很愛這個維族爸爸。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後,她領到第一份工資就給迪木拉提買了一雙高檔皮鞋。迪木拉提捨不得穿,李景春說:“爸爸,你快穿上吧。這麼多年,你把錢都給我花了,自己從來沒穿過一雙好皮鞋。”
  “我是維吾爾族,我的女兒是漢族,我還有很多其他民族的師長、朋友,大家感情和睦,就是一家人。”迪木拉提說。
  發自內心的民族團結情
  迪木拉提在任現職之前,曾在反貪、反瀆等部門工作,是個典型的“老檢察官”、老黨員。
  特別的身份,決定了不一般的高度。在迪木拉提看來,大家平時所說的“不說不利於民族團結的話,不做不利於民族團結的事”僅僅是民族團結的最基本要求,更高層次是“去說有利於民族團結的話,去做有利於民族團結的事”,而最高層次則是“很自然地去說有利於民族團結的話,很自然地去做有利於民族團結的事”。
  在單位的“道德講堂”上,迪木拉提做過“民族團結一家親”專題講座。在報刊雜誌上,迪木拉提發表過題為“極端宗教是危害維吾爾民族發展進步的毒瘤”的文章。無論親朋還是同事,只要他們出現了不利於民族團結的言行,迪木拉提都會直言不諱地進行制止,直到對方心服口服。
  烏魯木齊“4·30”暴恐案件發生後,11名維吾爾族大學生的聯名信在網絡上迅速傳播。看到他們呼籲維吾爾同胞勇敢地站出來,與極端思想作鬥爭,迪木拉提很感動也很贊同,他忍不住在網絡上寫下評論:凡是維護民族團結的人,不是善者就是智者;凡是破壞民族團結的人,不是愚人就是惡人。
  “我從小受到的教育,就是要珍惜民族團結。”迪木拉提說,他的父親要求子女們不僅在家裡要搞好團結,還要在大院里搞好鄰裡團結,在學校和各族同學搞好團結,在單位和各族同事搞好團結。
  迪木拉提的民族團結先進事跡被選入了新疆小學教育課本。自治區教育廳征求他的意見時,他建議新疆的民族團結宣傳工作,把重點放在基層,“要從兒童抓起,決不能給‘三股勢力’留下可乘之隙,只有這樣才能築牢根基。”  (原標題:迪木拉提·吾甫爾:民族團結早已融入靈魂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bp05bpvsu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